阿里云正在向苹果看齐?

avatar 2020年9月21日14:10:47 评论 56

阿里云越来越喜欢讲”操作系统“的故事了。

9月17日,在2020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展示了阿里云基于飞天超级计算机的数字原生操作系统,基于“云+数字原生操作系统”的新型组合,被张建锋称为「阿里云2.0」。

此次云栖大会最大的一个不同在于,阿里云在此前“云钉一体”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云端一体”,也就是将云计算的“无限算力”加持在终端硬件产品上。

张建锋手中的云电脑“无影”,以及随后展示的末端物流配送机器人“小蛮驴”,既是这种“云端一体”的现实范本,也蕴含了阿里云变革终端的野心。

张建锋认为,未来的电脑,主体都在云端,个人终端都只需要操作系统,在云计算算力共享的基础上实现算力自由;此外,他还介绍,达摩院同步推出了一个智能机器人平台,平台沉淀了智能机器人的通用能力,支持快速开发安全巡防、机场服务、防疫消杀、景区导览等多种场景机器人。

阿里云的变革,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云计算行业的发展沿革,在外界关注超级计算机、数据中心、芯片等硬件的当下,阿里云走的更远,将“云钉一体”、“云端一体”当作了其云计算操作系统的核心。

这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想到前两天万众期待的苹果发布会,大家既是在蹲守新款 iPhone(虽然被鸽了)、iPad 等硬件,也对 iOS 14这个大版本迭代充满期待。

虽然具体业务看似天差地别,但软硬件一体化,已经成为科技公司不言自喻的一种默契,阿里云的“操作系统”正在向苹果看齐。

今年苹果WWDC2020线上发布会上,苹果正式宣布未来苹果的Mac电脑产品将采用苹果自研的处理器芯片 Apple Silicon,基于苹果自研的处理器平台的 Mac 将可以运行 iOS 以及 iPadOS 上所有的 App——

兼容,这是苹果在实现自家产品硬件全线控制权后最明显的变化,打通硬件产品的软件互通对第三方开发者意味着开发难度降低、工作量减少,而这也是操作系统继续繁荣的根基。

另一方面,云计算的诞生得益于Linux系统在互联网服务器中的普及,算力资源共享成为现实后,云计算在应用层面也面临着操作系统层面需要重构的考验。

因而,云上操作系统就成了云计算发展的必然。

阿里云“数字原生操作系统”

未来的云计算厂商需要进一步输出云计算的服务能力,具体落实在两个层面,一是操作难度不断降低,让每个人都能够方便快捷地使用云服务;二是提供开放便捷的应用开发服务,降低开发门槛,形成完善的开发者生态。

从这个角度看,阿里云与苹果或许会是殊途同归的。

过去十几年,亚马逊云为首的云计算新势力进一步扫除了云计算社会化应用的障碍,阿里云从提出“去IOE”之后在硬件基础设施、核心技术能力研发上也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其国内近半、亚洲第一的市场占有率就是有力的证明。

早期,阿里云主要的客户是互联网企业,某些企业的业务甚至完全是搭建在云服务的基础上的,这种企业对云计算的认知和迁移能力都很强。

但随着云计算不断深入传统IT的领地,阿里云需要面对越来越多较为传统的企业,这些企业的IT服务往往依赖ISV服务商,对云计算的应用既缺乏能力,意愿也不强;而中小企业则对成本、操作难度、响应速度等有着更多考量。

这个时候,更需要一套标准化、拓展性强、可定义的操作系统,落实到具体用户能感知的层面,这套系统必然要在易用性上不断下探,将使用门槛不断降低——任何技术普及的最明显标志莫过于,易用性下探到个人使用层面。

阿里云将这项重任放在钉钉身上,自2019年6月钉钉并入阿里云以来,阿里云开始大谈“云钉一体”,将钉钉在阿里云的战略定位上升到操作系统层面。

这跟微软以Windows、Office365连接政企客户推动其云服务Azure发展有相似之处,但又有所不同,微软的云计算服务一贯以公司、企业为主体,而钉钉的直接使用群体是更为具体的个人。同时,由于钉钉基于移动端的使用体验是端到端的直连,能够天然打通B端客户与C端用户——

这意味着,通过云钉一体、云端一体,阿里云的使用门槛直接降低到了操作智能手机的难度,即点即得。

就像张建锋讲的:“点一下手机里的钉钉应用中心,成为管理一个企业、管理一座城市的新方式。”

某种程度上,这种操作方式的变化是从2007年乔布斯展示出世人惊艳的初代iPhone开始的。彼时的商业智能手机还是Windows mobile一家独大,尤其是微软基于其PC操作系统开发的Windows CE,但其嵌入式的定义既导致软件开发困难,也使其在移动端的操作体验极差。

2007年乔布斯展示初代iPhone

初代 iPhone 最大的变化就是全触控操作的设计,除了电源、音量等少数功能键,初代 iPhone 实现了所有操作全部通过滑动、点按屏幕完成。

这与张建锋提到的,基于云的“数字原生操作系统”异曲同工,他展示的这个系统能为企业、个人与云计算的交互提供全新的图形操作界面,这种操作方式的变迁对云计算来说,就像把一台代码指令的DOS系统计算机升级为图形界面的计算机。

“不需要懂代码,点一点图形界面就能搭建自己的应用。”这是张建锋口中云2.0时代与云1.0时代最明显的差别。

从1984年Mac OS System 1.0给PC端图形操作系统带来的划时代变革,到初代 iPhone 取消实体键实现“点触式操作”,数字操作系统的演进都是在易用性上不断进化。

云计算越来越普及,甚至直面个人用户的今天,云计算操作系统,同样需要将使用门槛不断降低,提高云服务的便捷性和可靠性。

以钉钉为例,阿里云通过钉钉将自身的云服务、数字化、智能化融入到个人用户的日常工作、学习中,钉钉就不仅仅是一款即时通讯应用,而能够在组织数字化、办公场景拓展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也极大地降低了云计算的认知和使用门槛。

用户不再需要知道云计算是什么,原理是什么,怎么搭建维护,便能够使用云计算提供的种种服务,这便是“云钉一体”的现实含义。

今年的云栖大会上,张建锋还透露了一个数据,钉钉上很多企业搭建的应用已经超过了1000个,钉钉超过1500万家的企业客户中,有1300万家企业是中小企业。

在社会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中,中小企业往往被认为是“船小好掉头”,但受限于自身IT能力不如大型企业完善,反而在数字化转型中更加依赖于外部通用解决方案。

市场咨询公司AMI-Partners对11个国家/地区进行了研究,重点分析了经济如何影响中小企业对IT的看法、使用和购买行为。

这项研究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全球中小型企业的数量激增,现在显示出人们对托管服务和SaaS的浓厚兴趣,中型市场公司计划将存储,安全和电信等特定IT需求外包的计划也急剧增加。

中小型企业的付费意愿和能力比较低,很难负担云计算的标准解决方案,因此,免费开放、通用、模块化的解决方案成了最受欢迎的云服务类型。

这种路径,同样是个人操作系统走过的路,最早的计算机操作系统不仅使用操作门槛很高的代码指令,并且不同企业、组织间的操作系统甚至存在很多差异,这进一步造成了计算机普及的难题。

当年的Mac OS、iPhone OS之所以能够成为当代最成功的操作系统,就是深度定位在通用操作系统上,不仅在图形操作设计的基础上,提供了通用软件服务,还开放了应用开发平台,让开发者从系统生态内的软件开发中获益,从而促进其应用生态的发展。

通用性,是苹果应用生态的最大特点之一,如今的苹果甚至要打通iOS、iPad OS、Mac OS三种不同定位和应用场景的硬件系统,App Store 的三端同一已经是一种必然,基于苹果操作系统的功能拓展,几乎全部都可以从 App Store 获得。

阿里云向苹果看齐的另一重表现还在于,对开发生态的重视。

张建锋认为,过去做软件开发高度依赖硬件,软件工程是致力于软件的组件化,从而提高开发效率,但云计算时代的软件开发应该更进一步,把云服务、数据化、智能化、移动化的能力都作为一种组件,重新定义“数字原生的操作系统”上的软件系统应用的开发方式。

“我们希望,你要新建一个APP,新建一个应用,应该用非常方便快速的方法构建出来。”他认为这比以前简单的操作系统定义应该更宽泛,不仅是一种系统的能力,而且是一种组件的能力、组织的能力、技术的能力。

以云钉一体、云端一体为落点的云计算操作系统,带来的客观要求就是,需要在通讯、协作、管理等基础服务上,满足不同政企主体更加差异化的需求和拓展支持。

2016年底,浙江提出“最多跑一次”的政务服务改革,浙江地方政府在阿里云的技术支持下,推进的“一窗受理”式服务模式,有效地提高了政务服务的办事效率。

在2020云栖大会“政府数智化转型”专场上,政务钉钉宣布升级为2.0数字协同平台,新版政务钉钉以“事项”为中枢驱动。IM、文档、日历等功能更将结构化,帮助政府公职人员快速聚焦重要工作内容,处理紧急任务,大幅提升工作效率。

目前,钉钉模板中心按照用途分类、行业专属,提供了上万个细分的免费开发模板,覆盖全场景的办公服务支持,这是阿里云实现“云钉一体”战略中应用大爆炸的一种体现。

张建锋称,云与大数据、新型协同移动办公,不仅是让企业自己本身提高效率,最大的贡献是让企业、组织变得更为敏捷,更容易开发应用,它意味着更容易去做创新,从而带来更大的社会协同效应。

今年7月中旬公布的阿里财报显示,阿里巴巴上市公司所涉及的6大块业务中,增长最快是阿里云,年收入破400亿元,同比增长62%。

事实上,近年来,马云、张勇不断向外界透露,阿里不是电商公司,而是大数据驱动下的科技公司,是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公司。工业时代的基础设施是“石油、引擎”,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就是数字化支持服务。

张建锋曾表示,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云智能是新基础设施,这种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的定位,首先是在阿里巴巴内部完成的。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阿里巴巴核心系统在2019年双11前已经实现了全面上云,这既标志着阿里云在核心处理能力上已经足以完胜阿里巴巴这样一家万亿美元数字经济体的信息化要求,同样也意味着阿里云还会继续深入参与到阿里几乎每一条业务的变革中。

刚刚发布的讯犀“新制造”平台,是淘系电商深入制造业,实现供销一体的前奏,其中阿里云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2017年,阿里云就在广东建设了工业互联网平台,根据企业需求与场景,深度再造ET工业大脑。

2018年,阿里巴巴淘工厂联手阿里云LOT团队走进车间,通过部署LOT设备数字化改造服装厂,同年,阿里发布ET工业大脑开放平台,目前,阿里云已经帮助了数十个行业的数百家企业完成了数字化改造。

阿里云已经打通了所有阿里系的服务,制造端的数字化、智能化变革只是其一,“小蛮驴”物流机器人就是成长在阿里核心商业这个巨大试验场上的新物种,改造末端物流配送,降本增效是阿里云发挥自身拓展能力的又一个重要战场。

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阿里云对阿里巴巴的贡献也正在不断攀升:

今年上半年阿里云营收达245亿元,市场份额连续四个季度上涨,高盛、摩根大通等多家机构再次上调阿里云估值至千亿美元以上,其中高盛上调阿里云估值至1238亿美元。

以较少份额的营业额,贡献绝大部分利润,已经成为亚马逊、微软两家云服务巨头万亿美元的的估值强劲支撑,2019年亚马逊来自AWS营收达到350亿美元,其运营利润高达92亿美元,占全年总利润116亿美元的80%(上一年度为62.5%)。

云计算具有典型的规模效应,全球云服务商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这4家云服务商共占了全球云计算六成市场份额。

阿里市值能否还有足够的动力迈过万亿美元门槛,或许也将越来越倚重于阿里云业务的发展。

-END-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